千年胡楊散文|散文:《千年幽夢繞指縈》

  總以為邂逅時那一回眸就是等待中的天長地久,卻不知已非昔日容顏,夢亦昨日之夢。

  題記

  一次邂逅回眸,一點癡癡的念想,在心上緩緩的沉甸。流年花季,婉約地牽扯著心腸。曾經夢里千遍的身影,一低眉,一回首,印在了眸底,一直不停的浮現。

  云際深處,薄灑浮影,是什么朦朧了月亮的眼?把心中那抹柔情,逸在這清風明月的夜晚,清殤了若畫的繾眷。吟一曲此心似明月的小令,若見枯黃流蘇似曾的繁華,驚起了藏在心底那抹飄渺的夢幻,終,成為心里不變的永遠!

  柔腸一寸,是誰遙望千年?蕩然的低吟。你的名字,并沒有隨著流年的風消散。十指拈花空向晚,多少個年月我淚眼盈盈,祈禱著,相守相望在生的季節里。和一曲琵琶輾轉,幽幽的思念,爬上了夜風中輕揚的紗簾。細細碎碎,柔柔綿綿的心緒,隨著一地月影輕輕搖曳。

  冷秋孤雁,一方隔水的清清淡淡的愁,是誰在夜的另一端輕彈緣份的無奈,若前世為君留念,午夜的蘭香終抵不過瓣瓣落紅的惆悵。飲一杯愁酒歲月飄逝,取一紙相思和淚唱彈。風起風落,思想的心愁,自在飄零,落花秋盡誰相憐。

  曾幾何時,一彎瘦月隱約在天。詞箋里放飛的思緒,在瑟瑟的季風里,繁花落盡,淡淡的傷感如影隨形。殘影疏枝,往事如煙,絲絲縷縷,凌亂的鋪滿愁思。塵惹陌煙,風無痕,花灼灼,蹙娥眉,淡了朝朝暮暮。嘆紅塵,誰人聽懂,誰能悟徹,一堆殘葉枯黃,秋來秋去幾多愁。幾許清淚,不經意間,又浮上了眸底,合成一念,凝成長長久久,再難輕輕的遮掩。依然在秋風之中婆娑著旖旎著飄落,香夢魂斷。

  看不透人生情緣淺,幾滴清淚劃落。一季夢的霓裳,是寫不盡的百轉千回的思念。落葉飄零,人若滄桑。心有千千心結,倚欄,凝眸遠眺,何處煙花燦爛醉人眼,輾轉輪回中,回眸不過一瞬間。

  依偎著一片凄涼秋意、心絲飄渺,為一季夢的秋水,斷腸幾許。誰知道一人獨自的憂愁,誰知道一人獨自的悴傷,轉眼間青絲變白發。心,飛越萬水千山,淺淺的憂傷輕揚在這迷惘的紅塵邊緣。

  掩一季的落花情傷,凝神靜默,期祈著你伴隨如夢如絨花般的霓裳,姍姍的走近,蔓延在心田,讓人沉醉,如夢如幻?;貞浰颇贻?,剪不斷、理還亂。一句心語,一段織言,寫不盡那份沉淪在心底的情懷。落花無限,花落無聲,曾經的山盟海誓,令人如此刻骨銘心,守著這一個殘缺的夢,在幻想與現實中找尋紅塵里的千世前緣。;

  夢里千年,若五百年前偶失落的一蓮子,在羞澀的奢望里,寂寞的風干。案頭小箋,銀色的憂郁,瀉在臨窗揮毫的筆尖,在等待的漫長光陰里,緩慢飄散。夢里夢外,一曲離歌人易散,瑤琴錦瑟,舞嬋娟,賦墨平仄。執酒舉杯,一抹瘦影,對天長嘆,云影灼灼,飄散的弦音,擴散成斷腸的悸顫。

  歲月如水,容顏退,芳華逝,翩躚紅妝濃裹,素心漂泊如萍,浮萍何須蹤影。多少如蓮的心事,沉默的破碎,原來人生,真的只不過就是水袖輕揮彈指間,而心殤很難再被撫平。

[散文:《千年幽夢繞指縈》]相關文章: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72.jpg
分享
評論
首頁
江苏快三计划精准版全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