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浩然之廣陵|孟浩然《彭蠡湖中望廬山》鑒賞

  彭蠡湖中望廬山

  孟浩然

  太虛生月暈,舟子知天風。

  掛席候明發,渺漫平湖中。

  中流見匡阜,勢壓九江雄。

  黯黮凝黛色,崢嶸當曙空。

  香爐初上日,瀑水噴成虹。

  久欲追尚子,況茲懷遠公。

  我來限于役,未暇息微躬。

  淮海途將半,星霜歲欲窮。

  寄言巖棲者,畢趣當來同。

  這首詩是作者漫游東南各地、途經鄱陽湖時的作品。

  孟浩然寫山水詩往往善于從大處落筆,描繪大自然的廣闊圖景。第一二兩句就寫得氣勢磅礴,格調雄渾。遼闊無邊的太空,懸掛著一輪暈月,景色微帶朦朧,預示著“天風”將要來臨?!霸聲灦L”,這一點,“舟子”是特別敏感的。這就為第三句“掛席候明發”開辟了道路。第四句開始進入題意。雖然沒有點明彭蠡湖,但“渺漫”這個雙聲詞,已顯示出煙波茫茫的湖面。

  “中流見匡阜,勢壓九江雄”,進一步扣題?!翱锔贰笔菑]山的別稱。作者“見匡阜”是在“中流”,表明船在行進中,“勢壓九江雄”的“壓”字,寫出了廬山的巍峨高峻?!皦骸弊种?,配以“勢”字,頗有雄鎮長江之濱,有意“壓”住滔滔江流的雄偉氣勢。這不僅把靜臥的廬山寫活了,而且顯得那樣虎虎有生氣。

  以下四句,緊扣題目的“望”字。浩渺大水,一葉扁舟,遠望高山,卻是一片“黛色”。這一“黛”字用得好?!镑臁睘榍嗪谏?,這既點出蒼翠濃郁的山色,又暗示出凌晨的昏暗天色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東方漸漸顯露出魚肚白。高聳的廬山,在“曙空”中,顯得分外嫵媚。

  天色漸曉,紅日東升,廬山又是一番景象。崔巍的香爐峰,抹上一層日光,讀者是不難想象其美麗的。而“瀑水噴成虹”的景象更使人贊嘆不已。以虹為喻,不僅表現廬山瀑布之高,而且顯示其色。飛流直下,旭日映照,煙水氤氳,色如雨后之虹,高懸天空,是多么絢麗多彩。

  這樣秀麗的景色,本該使人流連忘返,然而,卻勾起了作者的滿腹心事?!熬糜飞凶?,況茲懷遠公”,表明了作者早有超脫隱逸的思想?!吧凶印敝干虚L,東漢隱士;“遠公”指慧遠,東晉高僧,他本來是要到羅浮山去建寺弘道的,然而“及屆潯陽,見廬峰清凈,足以息心”,便毅然棲息東林?!白贰薄皯选倍?,包含了作者對這兩位擺脫世俗的隱士高僧是多么敬仰和愛戴;詩人望廬山,思伊人,多么想留在廬山歸隱呀,然而卻沒有,為什么呢?

  “我來限于役”以下四句,便回答了這個問題。作者之所以不能“息微躬”是因為“于役”,他還要繼續到長江下游江浙等省的廣大地區去漫游,現在整個行程還不到一半,而一年的時間卻將要完了?!盎春!?、“星霜”這個對偶句,用時間與地域相對,極為工穩而自然,這就更突出了時間與空間的矛盾,從而顯示出作者急迫漫游的心情。這對“久欲追尚子”兩句說來是一個轉折,表現了隱逸與漫游的心理矛盾。

  “寄言巖棲者,畢趣當來同”,對以上四句又是一個轉折?!皫r棲者”自然是指那些隱士高僧?!爱吶ぁ钡摹爱叀睉鳌氨M”講,“趣”指隱逸之趣。意思是盡管現在不留在廬山,但將來還是要與“巖棲者”共同歸隱的。表現出對廬山的神往之情。

  這雖是一首古詩,但對偶句相當多,工穩、自然而且聲調優美。譬如“黯黮凝黛色,崢嶸當曙空”中的“黯黮”與“崢嶸”,都是疊韻詞。形容顏色的兩字,都帶“黑”旁,形容山高的兩字都帶“山”旁。不僅意義、詞性、聲調相對,連字形也相對了?!度?u>唐詩》稱孟詩“佇興而作,造意極苦”,于此可見一斑。

  此詩結構極為緊密。由“月暈”而推測到“天風”,由“舟子”而寫到“掛席”,坐船當是在水上,到“中流”遂見廬山。這種聯系都是極為自然的。廬山給人第一個印象是氣勢雄偉;由黎明到日出,才看到它的嫵媚多姿、絢麗多彩。見廬山想到“尚子”和“遠公”,然后寫到自己思想上的矛盾。順理成章,句句相連,環環相扣,過渡自然,毫無跳躍的感覺。作者巧妙地把時間的推移,空間的變化,思想的矛盾,緊密地結合起來。這正是它結構之所以緊密的秘密所在。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104.jpg
分享
評論
首頁
江苏快三计划精准版全天